Barange

总有一天我会发长文的。

夜行的驿车

靠近窗户,本次列车的终点是你。  ——北岛

斯蒂芬取出从旅馆顺出的球形烛台,用一种自在又无奈的笑容点燃了它。“这里太冷清了,”他暗自思忖:“还需要鲜花和色彩。”金色的大饼险些展开,最终只是喷出火焰从指边擦过——他及时看到了在三分钟候车期间上来的上班族。斯蒂芬几乎要把脑袋砸在桌子上,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:别以为这车厢真会只有你一个人。

“好的,我们只需要蜡烛。”斯蒂芬碎碎念着,还在为魔法差点泄露或是不能改变这样的环境而惋惜。几天来,他一直住在附近的小渔村,那个提供甜味鱼羹汤的旅馆。想到鱼汤,他喉咙就齁得有些发紧。

他想问那人有没有水,只借着烛光看他,斯蒂芬忽而觉得他很年轻满眼笑意,忽而又觉得他银发苍苍若有所思。烛光不停摆动,把那人眏成不同的模样。这里是用阿戈摩托之眼也欣赏不到的景象。他眯起眼睛用手罩着风,想仔细打量他。

“啊”手被烛焰烫到,大法师觉得很没面子,想要转过头假装欣赏厢外的黑灯瞎火,都和那人四目相对。

“嘿,你有水吗?”他不知道怎么称呼,只呛得这么一句。

罗斯笑了。

他觉得他笑得很好看。

在他还在盯着罗斯愣神的时候对方已开始翻公文包了。当他继续愣神的时候已经被一瓶扔过来的矿泉水砸脸了。

这人靶子真差。这是斯蒂芬得出的第二条结论。

这下轮到罗斯不好意思了,他有些焦急地道歉,说自己以为他会接住的。他从座位绕到斯蒂芬那里瞪大眼睛检查他的伤口,其实并没有什么伤口,甚至没有肿,虽然罗斯说自己的眼罩可以用来消肿的。

他有幸近距离欣赏了罗斯精致的五官,而且这真XX像在接吻啊,把小小的罗斯拎坐在他旁边,并及时阻止了他再次翻公文包的举动,期间还触到了他柔软的发尾。

“嘿,就,跟我聊聊天好吗?”斯蒂芬终于有理由不要脸地发问,他不想问他的姓名,他不想那么无聊,何况他已经在他公文包的夹层看到了他的名片和车票——埃弗里特•肯尼•罗斯,让他联想好多温暖的事物:沾着糖霜的猫爪子棉花糖、切蛋糕用的金属勺子……他的心也像是桌上的蜡烛,在烘烤下慢慢融化,发出轻微的爆鸣声。

两分钟。

离罗斯到站只剩下两分钟。“我当时以为你要借火的,刚上车就看见你打火机熄火,直冒火花呢。”罗斯打算说些什么。“不是的,那是我的法阵,罗斯,有一天你会为之惊叹的,而那时,我会用最绚烂的色彩和鲜花装饰我们所处的空间,哪怕是一条狭小的街道,或是偌大的宇宙,耗尽我的法力也在所不辞。”法师想,开口便问:“你喜欢玫瑰色吗?”

“什么?”

不顾罗斯惊讶的表情,他把右手拇指按在蜡烛半融化的左端,罗斯怔怔地盯着对方,同样在另一边按上指纹,温热的,有松香气息的指纹。

周遭流动着的风景突然停滞,像太空中加速飞行的飞船刹住手柄,悬浮在寥寥星辰中央,一颗新的恒星,璀璨,又寂寞。

这不是飞船,驿车稳稳地停靠在站旁。罗斯急匆匆扡移开冒汗的手:“我……得下车了,这是小站,只停一分钟的。“啊,好。”斯蒂芬在罗斯下车的瞬间才后知后觉,可他没忘了及时吹灭蜡烛。

这样我就可以找到你了。

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┸
桔子有话说:
我根本就不会写文【是小段子吧】
对,小段子也不会写
重度ooc简直没眼看(/ω\)
为什么发出来占tag    呃,我不想失去我的小天使
啦,下次写大概是smugbo

评论(6)
热度(28)

© Barange | Powered by LOFTER